岩矿测试

1982年创刊

双月刊

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显示方式:      

显示方式:          |     

封面及目录
封面目录
2019, 38(6): 0-0  
[PDF 0KB](0)
摘要:
岩石矿物分析
40Ar/39Ar定年矿物绢云母的提纯研究
张彦
2019, 38(6): 599-608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4010042
[摘要](7) [PDF 1128KB](1)
摘要:
绢云母的40Ar/39Ar年龄是研究矿床形成年龄的重要手段,但是40Ar/39Ar定年矿物绢云母的提纯一直是一个难题。现有分离提纯方法得到的绢云母集合体中通常含有微斜长石,如本项研究中常规磁选-重液法得到的微斜长石含量在0~28%,常规悬浮液法得到的微斜长石含量在3%~45%。当绢云母集合体中的微斜长石含量超过10%时,会直接影响测年的准确性。为探索一种有效的绢云母提纯方法,本文首先考察了常规磁选-重液法和常规悬浮液法的提纯效果,实验结果表明两种方法得到的绢云母纯度均不高,而且常规悬浮液法的粒度有时很细,不能满足定年要求。进而采用超声波解离-悬浮液法对磁选-重液法得到的含微斜长石的绢云母集合体进行了条件实验,绢云母的纯度从28%提高到77%,微斜长石相对于绢云母的含量从12.5%降为0。绢云母的粒度大于1μm的占比在95%以上,最小粒度大于0.356μm,大于39Ar核反冲丢失的理论估算值0.08μm,该粒度下的绢云母在接受中子照射过程中不会引起明显的核反冲丢失,对中高温阶段的40Ar/39Ar年龄影响不大。研究认为,对于采用磁选-重液法得到的绢云母集合体,当其中的微斜长石含量大于10%时,可以采用超声波解离-悬浮液法进一步富集绢云母,降低微斜长石的含量,保证测年的准确性。
激光能量密度对LA-ICP-MS分析数据质量的影响研究
王辉, 汪方跃, 关炳庭, 盛兆秋
2019, 38(6): 609-61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3010029
[摘要](19) [PDF 2141KB](8)
摘要:
LA-ICP-MS分析矿物元素含量时激光能量密度会影响样品的剥蚀速率,从而影响测试过程的信号强度。激光能量密度变化对测试数据精确度的影响,以及不同天然矿物对激光能量密度的响应尚需进一步明确。本文测定了不同莫氏硬度天然矿物可稳定剥蚀的最小激光能量密度,评估了193nm ArF准分子激光系统中能量密度对地质标准样品(NIST SRM614、USGS BCR-2G、USGS GSC-1G)和天然矿物测试数据质量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①稳定剥蚀石英和萤石所需的最小激光能量密度为~5J/cm2,低于前人的报道值(~10J/cm2),而稳定剥蚀其他矿物(如滑石、磷灰石、刚玉等)所需的最小能量密度一般在1~2J/cm2;②不同激光能量密度剥蚀条件下,标准样品中大部分微量元素测试结果与推荐值的相对误差优于~20%,相对标准偏差(RSD)优于~10%,而天然矿物中含量>1μg/g的大部分微量元素测试数据的RSD优于~20%;③在一定范围内,激光能量密度越大,数据平均相对误差越小,整体质量更好。
碱溶沉淀分离-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法测定伴生重晶石稀土矿中的稀土元素
董学林, 何海洋, 储溱, 仇秀梅, 唐兴敏
2019, 38(6): 620-63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1090004
[摘要](16) [PDF 1490KB](3)
摘要:
采用ICP-MS法测定伴生重晶石轻稀土矿中的稀土元素时,Ba以及轻稀土元素La、Ce、Pr、Nd、Sm等对中重稀土造成严重的质谱重叠干扰,因此在保证矿石完全消解的同时,若能选择合适的前处理方法实现目标元素与基体的有效分离,将有利于减少质谱干扰。本文采用过氧化钠-碳酸钠熔融分解伴生重晶石的稀土矿样品,熔融物用三乙醇胺溶液提取,将沉淀过滤去除硅、铁、锰、锌等大量基体元素,而稀土元素与钡、锶、钙等留存于沉淀中,沉淀经盐酸溶解后再用氨水进行二次沉淀,将稀土元素与伴生的高含量钡、锶、钙等元素分离,分离率超过96%,从而极大地降低了由钡的氧化物和氢氧化物对153Eu等元素质量数的质谱干扰。轻稀土元素对中重稀土元素的干扰则通过测定高浓度的单元素标准溶液在m/z 138~175处的表观浓度来计算干扰校正系数,对干扰量进行扣除校正。该方法通过稀土矿石标准物质GBW07187、GBW07188验证,测定值与认定值的相对误差<10%;应用于伴生重晶石稀土矿石实际样品分析,相对标准偏差(RSD,n=12)为0.5%~4.6%,证明了本方法可用于分析高钡矿石中的稀土元素。
微波消解-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法同时测定金属硫化矿中的稀散元素
侍金敏, 冯廷建, 付鹏飞, 汤勇武, 陈大林, 张春翔, 燕娜
2019, 38(6): 631-63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805300066
[摘要](10) [PDF 2452KB](1)
摘要:
铜精矿、镍精矿和锌精矿是金属硫化矿物,且为大宗进口商品,准确分析其中的稀散元素有利于矿物的综合利用。这类矿物中的稀散元素含量极低,各元素性质各异,尤其Ge和Se在湿法消解中由于挥发损失而无法准确定值,很难进行多种元素的同时测定,传统的方法需要通过预先分离富集,采用不同的仪器进行测定。本文以铜精矿、锌精矿和镍精矿为代表性硫化矿,采用微波消解对样品进行密闭前处理,ICP-MS测定稀散元素含量,实现了多种元素的同时测定。条件实验表明在同时检测镓、锗、硒、镉、铟、碲、镧、铊的过程中,总固溶量、内标、质谱干扰消除的条件对三种金属硫化矿均一致,只是前处理过程中用酸的选择有些差异。硝酸-盐酸-氢氟酸-过氧化氢体系适合于测定镍精矿和锌精矿中的Ga、Ge、Se、Cd、In、Te、La、Tl和铜精矿中的Ga、Ge、Se、Cd、In、La、Tl,各元素的回收率在85.5%~116.6%之间;王水溶样法更适合测定铜精矿中的Te。
红外光谱-显微共焦激光拉曼光谱研究天然红宝石和蓝宝石中含水矿物包裹体特征
宁珮莹, 张天阳, 马泓, 谢俊, 丁汀, 黎辉煌, 梁榕
2019, 38(6): 640-648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3050033
[摘要](5) [PDF 16799KB](0)
摘要:
天然红宝石和蓝宝石的包裹体中常见典型的含水矿物包裹体,这些含水矿物包裹体容易受外界环境升温而发生改变。微量含水矿物包裹体变化会对红宝石和蓝宝石的物理和化学性质产生明显影响,该性质为宝石热处理的鉴定提供了检测思路。本文采集了天然红宝石和蓝宝石样品,用显微镜放大观察包裹体特征,结合红外光谱与显微共焦激光拉曼光谱测试研究了含水矿物包裹体的特征。结果表明:天然红宝石和蓝宝石样品中含水矿物包裹体的外观轮廓清晰,晶形完整;红外光谱在2000~3700cm-1附近显示出2105~2110cm-1和1977~1985cm-1硬水铝石和3619cm-1和3696cm-1高岭石等水(H2O或-OH等)的特征吸收峰;拉曼光谱中可见角闪石、云母、磷灰石和长石等结晶度较好的典型含水矿物包裹体的特征拉曼位移。该系列特征揭示了红宝石和蓝宝石样品中含有水的特征,可作为红宝石和蓝宝石天然成因且未经过热处理的鉴定依据。
重砂分级-扫描电镜-能谱等技术研究湖南张家界黑色页岩贵金属元素赋存状态
周姣花, 周晶, 牛睿, 徐畅
2019, 38(6): 649-65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5090057
[摘要](8) [PDF 9030KB](1)
摘要:
黑色岩系是多种有用元素的重要载体,Cu、Pb、Zn、Ni、Mo、V、U、Au、Ag、稀有和稀土元素在黑色岩系中异常富集,某些黑色岩系的贵金属(铂族元素、Au、Ag)含量也异常富集,甚至部分超过了基性和超基性岩,这类黑色页岩矿床中铂族元素(PGEs)的赋存状态至今尚未有一个确切的定论。本文采集了湖南张家界属寒武系牛蹄塘组黑色页岩中Mo-Ni矿层作为研究样品,通过化学分析表明矿石中含Pt 531×10-9,Pd 514×10-9,Os 185×10-9,PGEs合量1259.43×10-9,Au 332×10-9,Ag 12.2×10-6,已富集成矿。进一步利用重砂分级、化学分析、X射线衍射、扫描电镜及能谱技术研究了贵金属元素赋存状态,结果表明:①Ag:主要以独立矿物形式存在,少量以类质同象形式赋存在其他矿物中。独立矿物有砷铜银矿、硫锑铜银矿、硫锑铅银矿、锑银矿、硫银锡矿、硫砷银铅矿、银黄锡矿、辉银矿、锑-银-锡互化物;类质同象主要是银黝铜矿-银砷黝铜矿、含银方铅矿和含银砷铜矿等。②Au:未发现独立矿物,黄铁矿是重要载金矿物。③PGEs:未见独立矿物,在不同重砂分级样品中没有富集,具分散性,推测铂族矿物很可能是以纳米形式存在,建议今后研究选矿工艺时,可考虑从制取纳米材料的思路进行应用研究。本文Ag-Sn-Sb互化物的发现为研究黑色岩系多元素富集成因机制提供了重要物证。
X射线衍射全谱拟合法分析蓝晶石的矿物含量
冉敬, 郭创锋, 杜谷, 王凤玉
2019, 38(6): 660-667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2220025
[摘要](10) [PDF 6238KB](2)
摘要:
蓝晶石矿物定量分析通常采用的化学物相法分析流程繁琐,易受同质异象矿物和难熔矿物的干扰;采用X射线衍射内标法需要提纯矿物绘制标准曲线,但矿物包体的存在使得获取纯净单矿物成为难题;由于不同矿区蓝晶石矿物成分之间存在着差异性,以上两种方法都仅仅适用于同一矿区样品的矿物定量分析。为简化分析流程,提高测试效率,本文采用X射线衍射(XRD)全谱拟合法对蓝晶石国家二级标准物质和野外样品进行分析,并与RIR法、绝热法和K值法等衍射定量方法及化学分析结果进行了比较。结果表明:全谱拟合法无需采用标准物质,也不用引入内标物,一次扫谱分析能获得样品中所有成分的信息,操作简单,能有效降低择优取向对衍射定量结果的影响;对于含量大于5%的矿物,组分分析结果的绝对误差小于1%,显著低于绝对误差允许限;采用Highscore和Jade两种衍射数据处理软件获得的定量结果吻合度高,目标矿物蓝晶石分析结果的双差均小于0.8%,相对偏差小于2.5%;蓝晶石的加标回收率在95%~101%之间,能实现不同矿区蓝晶石矿的快速定量分析。
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
沱江沉积物-水界面磷形态垂向分布及其时空变化特征
徐青, 刘霞, 余晓平, 郭亚飞, 邓天龙
2019, 38(6): 668-68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7210110
[摘要](6) [PDF 1994KB](1)
摘要:
水体中富营养化水平与磷元素的赋存形态密切相关。目前围绕引起富营养化关键因子之一的磷形态的垂向分布特征、各磷形态间的迁移转化行为及其影响因素取得了比较明确的研究进展。为进一步揭示不同磷形态在沉积物-水体系中迁移转化行为随时空的变化特征,本文采用磷钼蓝分光光度法对沱江流域简阳段间隙水中可溶性活性磷(SRP)、可溶性非活性磷(SUP)及总溶解性磷(TDP)进行测定;采用SMT法和改进的沉积物无机磷形态连续提取法对沉积物中总无机磷(TIP)、总磷(TP)、难提取磷(Res-P)、可交换态磷(Exc-P)、铁结合态磷(Fe-P)、铝结合态磷(Al-P)、钙结合态磷(Ca-P)进行提取,磷钼蓝分光光度法进行测定,以揭示沉积物-水体系中磷的赋存形态垂向分布行为特征,并将实验数据与十年前该地区磷的赋存形态结果进行对比,探讨磷赋存形态的变化趋势及影响因素。结果表明:间隙水中SRP、SUP和TDP的含量分别为0.004~0.36mg/L、0.080~3.19mg/L和0.056~3.28mg/L;沉积物中TP、TIP、Res-P、Exc-P、Al-P、Ca-P含量分别为1235.40~1646.94mg/kg、860.00~1318.59mg/kg、130.31~537.13mg/kg、1.35~14.10mg/kg、0.007~0.12mg/kg、743.13~1109.91mg/kg,Fe-P未检出。对比十年前后沉积物-水体系中磷赋存形态的变化可知,由于受到外源磷输入的影响,间隙水中SRP、SUP以及TDP含量虽然在-10cm以上变化不明显,但在-10cm以下明显增大,且导致沉积物中TP、TIP含量增加;偏碱性的沉积环境导致Al-P的释放,其含量明显减小;Exc-P含量的减小与其转化为稳定的Ca-P或Res-P形态有关。研究认为:随着时空的变化,沱江简阳段沉积物呈现外源磷输入和内源磷释放的综合污染。总体而言,由于输入的磷形态大部分以稳定的Ca-P和Res-P形态存在于沉积物中,使得表层间隙水中生物可直接利用的磷含量总体变化不大,该地区富营养化程度不会加重。维持沉积环境的弱碱性,有利于Al-P、Exc-P等向Ca-P的有效转换,抑制河流富营养化的发生。
川西甲基卡锂资源富集区根系土壤重金属含量水平及时空分布特征
高娟琴, 于扬, 王登红, 刘丽君, 王伟, 郝雪峰, 代鸿章
2019, 38(6): 681-692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812190137
[摘要](8) [PDF 7610KB](2)
摘要:
锂能源金属的战略地位不断提高,与锂矿床及锂金属相关的研究也在不断跟进,锂矿区土壤重金属污染近年来持续受到关注,其含量分布情况值得深入研究。本文对亚洲最大的锂矿区——川西甲基卡根系土壤环境进行重金属含量监测,调查和评价锂矿区土壤重金属含量水平及其安全性。2016~2018年于川西甲基卡锂资源富集区采集根系土壤样品68件,采用ICP-MS法测定根系土壤Cd、As、Pb、Cr、Cu、Ni、Zn含量。测试结果表明,甲基卡矿区根系土壤Cd、As、Pb、Cr、Cu、Ni、Zn含量平均值分别为0.13、15.31、25.47、60.57、16.12、23.59、66.83mg/kg,与2018年8月最新颁布的农用地土壤标准对比,无一超标,均低于风险筛选值及管制值。常见矿床的尾矿库区土壤常存在严重的重金属污染,甲基卡尾矿库土壤重金属含量均低于环境标准限值,且矿业活动停止的三年期间尾矿库区根系土壤中Cd、As、Cr含量明显呈逐年下降趋势。本研究认为,选矿厂房及尾矿库周边根系土壤重金属由于人为源的存在有一定的富集现象,但不构成危害,废弃物对环境污染小。
北京大清河流域生态涵养区富硒土壤资源分布特征和来源解析
冯辉, 张学君, 张群, 杜丽娜
2019, 38(6): 693-704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5270071
[摘要](9) [PDF 2554KB](1)
摘要:
北京是典型的硒缺乏地理分布区,但近些年研究成果表明局部地区土壤达到富硒水平,掌握该区富硒分布特征对于开展北京地区的富硒环境研究和开发利用富硒土地资源具有重要意义。本文以北京大清河流域生态涵养区1615km2地球化学调查数据为基础,采用原子荧光光谱等方法测定了研究区1297件表层土壤、25组玉米及对应根系土壤和15件岩石中Se等地球化学指标;利用相关分析、多元统计分析方法,结合GIS技术,研究土壤和农作物中硒含量特征、富硒成因来源以及土壤硒与碳铁磷等其他元素的关系,评价富硒土地的安全性。结果表明:研究区土壤硒含量区间为0.055~0.465mg/kg,背景值为0.257mg/kg,呈现富硒特征,厘定出360.4km2富硒土地资源。当地种植的玉米硒含量变化范围为0.028~0.70mg/kg,几何均值为0.20mg/kg,80%的玉米样本为富硒农产品,且土壤富硒与作物富硒空间分布一致,指示土壤硒是作物体内硒的重要供给来源。研究认为,地质背景和成土母质是研究区富硒土地资源分布的主控因素,河流相沉积的暗色岩系是重要的土壤硒来源。富硒土地整体环境质量清洁安全,仅3.23km2(面积占比0.2%)土壤重金属(镉汞铅)含量超风险管控值,在土地开发过程中需重点关注。
生物质炭和钢渣对江西丰城典型富硒区土壤硒有效性的调控效果与机理研究
况琴, 吴山, 黄庭, 吴代赦, 向京
2019, 38(6): 705-714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1190014
[摘要](6) [PDF 3108KB](0)
摘要:
江西丰城富硒土壤中总硒含量较高,但能被植物直接吸收利用的有效态硒含量偏低。土壤中硒的生物有效性是影响作物富硒的关键因素,寻找安全有效的改良剂对提高富硒土壤中硒的有效性至关重要。本文以生物质炭和钢渣为改良剂,共设置了8个不同处理,通过室内土培试验和盆栽实验,原子荧光光谱法测定有效态硒的含量,探究了两种改良剂在不同处理水平下对丰城富硒土壤中有效硒的调控效果。土培试验结果表明,施加不同量的生物质炭和钢渣均能提高研究区土壤pH,提升幅度为0.1~3.79个单位。元素形态分析结果表明,改良剂主要通过影响有机结合态硒来调控土壤有效态硒,施加生物质炭的土壤中有机质含量显著增加,且有机质对硒表现为固定作用,导致有效态硒含量降幅为8.4%~15.1%,使土壤有效硒含量总体偏低;而钢渣对土壤pH的显著影响有利于活化土壤中的硒元素,土壤有效态硒含量可提高1.4~2.0倍。盆栽实验结果表明,土壤经钢渣处理后小白菜硒含量提高30%以上,而经生物质炭处理后小白菜硒含量降幅在7.14%~42.8%之间。本研究认为,生物质炭不适用于调控研究区土壤中硒的有效性,钢渣可作为研究区土壤硒有效性的调控材料,既实现了固废再利用,也提高了土壤中硒的有效度。
腐植酸改性强化磁铁矿吸附水体中铅镉的实验研究
邵坤, 赵改红, 赵朝辉
2019, 38(6): 715-72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1250017
[摘要](7) [PDF 3333KB](1)
摘要:
磁铁矿是一种绿色廉价的矿物材料,对水体中重金属离子具有良好的吸附性,但吸附容量低,选择性差,易团聚,通过改性可以克服该缺点并提高其吸附性能。本文以腐植酸为改性剂,采用常温水相反应制备了腐植酸改性磁铁矿吸附材料。通过傅里叶红外光谱(FTIR)、扫描电镜(SEM)和X射线光电子能谱(XPS)表征研究其表面形貌和微观结构。采用静态平衡实验考察了pH、吸附时间等因素对铅、镉吸附性能的影响,探讨了吸附动力学规律,拟合了吸附等温线。结果表明:腐植酸上的羧基、羟基被成功地接枝到了磁铁矿表面。在室温下,溶液初始pH对Pb2+的吸附率几乎无影响,对Cd2+的影响较大,当pH=7时,Pb2+和Cd2+吸附率均达到了95%。对初始质量浓度为10mg/L的Pb2+、Cd2+最佳吸附平衡时间为360min,吸附过程符合准二级动力学方程。吸附等温线实验得到的竞争吸附顺序为Pb2+>Cd2+,由Langmuir等温吸附模型得到Pb2+、Cd2+饱和吸附容量分别为39.27mg/g、28.95mg/g,显著大于磁铁矿的饱和吸附容量,表明磁铁矿经腐植酸改性后增强了对水中铅镉的吸附能力。
顶空固相微萃取-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法同时测定湖库水中12种氯苯甲醚的条件优化
熊茂富, 任敏, 杜伊, 赵高峰, 王晓燕
2019, 38(6): 724-73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1210016
[摘要](5) [PDF 2494KB](0)
摘要:
氯苯甲醚类化合物(CAs)是地表水中普遍存在的嗅味物质,在世界各地水环境中均可发现CAs的存在,CAs易在食物链中富集和放大,且随着氯原子取代数增加其毒性逐渐增强。水体中CAs属于痕量物质,检测时需要先对其进行富集处理,以往研究大多是对单个物质进行检测。本文建立了采用顶空固相微萃取结合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同时测定湖库水中12种CAs的方法。实验中对顶空固相微萃取过程中的萃取纤维、萃取温度、离子强度、萃取时间及搅拌速率等条件进行对比和优化,确认了最佳萃取条件为:萃取温度80℃,离子浓度0.35g/mL,萃取时间40min,搅拌速率1150r/min,样品体积10mL(15mL萃取瓶)。采用气相色谱-质谱选择性离子扫描方式进行定量分析,方法的线性范围为1~50ng/L,检出限均低于0.18ng/L,回收率为95.5%~115.1%,相对标准偏差小于13.02%。该方法相较于固相萃取及吹扫捕集法的检出限更低,对于样品浓度的变化感应度高,实验仪器的精密度优于其他方法。
技术交流
封闭酸溶-盐酸羟胺还原ICP-MS法测定土壤沉积物岩石中的痕量碘
任冬, 周小琳, 宗有银, 张廷忠
2019, 38(6): 734-74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901170009
[摘要](7) [PDF 3450KB](1)
摘要:
碘是活跃元素,价态多,各价态间易相互转化,化学性质不稳定,使用ICP-MS测定土壤、沉积物和岩石样品中的痕量碘,样品前处理和测定结果的稳定性是主要问题。本文采用磷酸-高氯酸高压密闭消解处理样品,提高了样品分解效率,也避免了碘的挥发损失,通过加入0.5mL 20g/L盐酸羟胺溶液将碘还原为I-,提高了碘的稳定性,再于100℃烘箱中保温至少20min,以稀氨水作介质,降低了ICP-MS测定过程中的记忆效应。方法的相对标准偏差(RSD)为4.9%~9.2%,相对误差为-6.9%~8.3%,回收率为92.5%~109.6%,检出限(3s)为0.012μg/g。本方法的测定数据与半熔法吻合,解决了当前方法中存在的分析流程长、空白高、岩石样品提取不完全、提取装置繁多等问题,可以作为土壤、沉积物、岩石中痕量碘测定方法的一种补充,适合批量样品分析。
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发射光谱法同时测定地质样品中的钍和氧化钾
秦晓丽, 田贵, 李朝长, 蒋智林
2019, 38(6): 741-746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812290142
[摘要](12) [PDF 1014KB](1)
摘要:
同时测定地质样品中的钍和钾,可为放射性矿产资源勘探、天然放射性生态环境评价提供重要依据。对于钍,传统方法使用碱熔法分解试样分光光度法测定,此方法前处理冗长、复杂且不利于多元素的同时测定。而测定样品中的氧化钾一般采用酸溶法消解样品火焰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测定,此方法测定浓度高的溶液需要稀释,检测效率较低。钍和氧化钾的分析涉及了两种配套方法。本文根据地质样品的化学成分特征,筛选出了用硝酸、氢氟酸和高氯酸为溶剂溶解样品,硝酸提取定容后,用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发射光谱法分别在波长401.913nm和766.490nm处,采用径向观测方式同时测定了地质样品中的钍、氧化钾含量。钍、氧化钾的工作曲线相关系数均大于0.999,方法检出限分别为0.69μg/g、0.008%,标准物质的测定值与认定值基本一致,二者的对数误差绝对值小于0.10,相对标准偏差(RSD,n=6)小于6%,加标回收率在96.0%~104.0%之间,符合地质矿产实验室测试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
1
2012, 31(3): 383-398  
[摘要](2427) [PDF 2523KB](1852) 被引次数(36)
2
2012, 31(6): 931-938  
[摘要](3339) [PDF 1187KB](3590) 被引次数(31)
3
2012, 31(2): 258-262  
[摘要](2292) [PDF 1141KB](1591) 被引次数(24)
4
2012, 31(5): 889-897  
[摘要](2068) [PDF 3883KB](1550) 被引次数(24)
5
2012, 31(2): 277-281  
[摘要](1921) [PDF 1145KB](1870) 被引次数(21)
6
2012, 31(6): 1058-1066  
[摘要](2805) [PDF 10385KB](5748) 被引次数(20)
7
2012, 31(1): 57-63  
[摘要](1953) [PDF 2375KB](1440) 被引次数(19)
8
2012, 31(5): 877-883  
[摘要](2131) [PDF 1390KB](1633) 被引次数(19)
9
2012, 31(3): 530-535  
[摘要](1782) [PDF 2991KB](1427) 被引次数(18)
10
2012, 31(6): 1006-1014  
[摘要](1893) [PDF 8397KB](979) 被引次数(18)
11
2012, 31(6): 1067-1076  
[摘要](1772) [PDF 12977KB](1020) 被引次数(18)
12
2012, 31(1): 29-46  
[摘要](2313) [PDF 3081KB](2300) 被引次数(17)
13
2012, 31(4): 666-671  
[摘要](2074) [PDF 2522KB](923) 被引次数(17)
14
2012, 31(1): 147-153  
[摘要](2170) [PDF 1649KB](1638) 被引次数(16)
15
2012, 31(3): 413-418  
[摘要](1629) [PDF 1404KB](1309) 被引次数(16)
16
2012, 31(3): 536-542  
[摘要](1467) [PDF 13898KB](911) 被引次数(16)
17
2012, 31(3): 425-429  
[摘要](1616) [PDF 1131KB](1304) 被引次数(15)
18
2012, 31(6): 967-970  
[摘要](1665) [PDF 1139KB](1525) 被引次数(15)
19
2012, 31(6): 1000-1005  
[摘要](1705) [PDF 3753KB](957) 被引次数(15)
20
2012, 31(2): 350-354  
[摘要](1823) [PDF 1345KB](1766) 被引次数(13)
21
22
23
2015, 34(2): 224-228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2.012
[摘要](2529) [HTML 全文](45) [PDF 982KB](1245) 被引次数(7)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5, 34(3): 292-296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3.005
[摘要](2126) [HTML 全文](49) [PDF 981KB](1506) 被引次数(4)
31
32
33
2014, 33(1): 34-39  
[摘要](653) [HTML 全文](28) [PDF 828KB](14) 被引次数(0)
34
2014, 33(1): 74-80  
[摘要](756) [HTML 全文](33) [PDF 10053KB](6) 被引次数(0)
35
36
2013, 32(6): 正文前Ⅲ-正文前Ⅴ  
[摘要](371) [HTML 全文](23) [PDF 1148KB](0) 被引次数(0)
37
38
39
2014, 33(4): 598-611  
[摘要](632) [HTML 全文](26) [PDF 113383KB](2) 被引次数(0)
40
41
2014, 33(3): 374-378  
[摘要](556) [HTML 全文](37) [PDF 1094KB](5) 被引次数(0)
42
2013, 32(2): 235-239  
[摘要](776) [HTML 全文](41) [PDF 1377KB](4) 被引次数(0)
43
44
2018, 37(3): 0-0  
[摘要](259) [PDF 9877KB](33) 被引次数(0)
45
46
2017, 36(5): 正文前Ⅲ-正文前Ⅵ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5.001
[摘要](931) [HTML 全文](522) [PDF 0KB](5) 被引次数(0)
47
48
2019, 38(3): 0-0  
[摘要](193) [PDF 4975KB](23) 被引次数(0)
49
50
更多
1
2015, 34(5): 600-608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17
[摘要](1690) [HTML 全文](43) [PDF 12831KB](2408)
2
2015, 34(3): 269-277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3.002
[摘要](2198) [HTML 全文](42) [PDF 1628KB](1794)
3
2015, 34(3): 297-301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3.006
[摘要](2129) [HTML 全文](49) [PDF 1679KB](1426)
4
2015, 34(5): 503-511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02
[摘要](2201) [HTML 全文](47) [PDF 1115KB](1365)
5
2015, 34(5): 520-527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04
[摘要](1934) [HTML 全文](43) [PDF 1251KB](1323)
6
2015, 34(3): 366-374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3.018
[摘要](1867) [HTML 全文](40) [PDF 10986KB](1258)
7
2015, 34(5): 528-532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05
[摘要](1882) [HTML 全文](41) [PDF 1525KB](1182)
8
2015, 34(5): 565-56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11
[摘要](1624) [HTML 全文](42) [PDF 1022KB](1035)
9
2015, 34(5): 579-585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14
[摘要](2291) [HTML 全文](48) [PDF 4270KB](928)
10
2015, 34(3): 278-285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3.003
[摘要](2409) [HTML 全文](40) [PDF 6413KB](880)
11
2015, 34(5): 544-54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08
[摘要](2542) [HTML 全文](44) [PDF 11269KB](830)
12
2015, 34(5): 586-591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15
[摘要](1958) [HTML 全文](44) [PDF 5069KB](760)
13
2015, 34(5): 558-564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10
[摘要](1767) [HTML 全文](40) [PDF 7911KB](698)
14
2015, 34(5): 550-557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5.05.009
[摘要](2038) [HTML 全文](43) [PDF 17483KB](574)
15
2018, 37(2): 111-12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6110098
[摘要](1117) [HTML 全文](428) [PDF 1922KB](98)
16
2018, 37(2): 152-158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4010048
[摘要](1006) [HTML 全文](372) [PDF 3357KB](89)
17
2017, 36(5): 468-47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607130099
[摘要](1622) [HTML 全文](543) [PDF 2250KB](84)
18
19
2018, 37(2): 121-12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8110129
[摘要](1205) [HTML 全文](392) [PDF 7894KB](68)
20
2018, 37(2): 139-145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3160034
[摘要](759) [HTML 全文](271) [PDF 3264KB](57)
21
2018, 37(6): 637-64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12060189
[摘要](539) [HTML 全文](201) [PDF 30056KB](56)
22
2017, 36(6): 574-58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3130032
[摘要](1302) [HTML 全文](474) [PDF 1115KB](52)
23
2019, 38(2): 147-15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12190195
[摘要](598) [HTML 全文](181) [PDF 921KB](51)
24
2017, 36(6): 659-665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3270039
[摘要](1093) [HTML 全文](365) [PDF 1907KB](49)
25
2017, 36(6): 594-60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1030001
[摘要](1123) [HTML 全文](483) [PDF 1079KB](48)
26
2017, 36(5): 460-467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4060049
[摘要](1547) [HTML 全文](533) [PDF 2012KB](48)
27
2017, 36(5): 495-50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3070028
[摘要](1465) [HTML 全文](489) [PDF 1058KB](47)
28
2018, 37(4): 419-43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12100190
[摘要](777) [HTML 全文](236) [PDF 5905KB](47)
29
2018, 37(2): 193-20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10190168
[摘要](1179) [HTML 全文](361) [PDF 3738KB](46)
30
2017, 36(6): 587-59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4130055
[摘要](1260) [HTML 全文](535) [PDF 1932KB](46)
31
2018, 37(3): 298-305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6280113
[摘要](835) [HTML 全文](361) [PDF 3469KB](45)
32
2017, 36(5): 451-45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3290044
[摘要](1817) [HTML 全文](616) [PDF 11975KB](44)
33
2018, 37(2): 217-224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5090078
[摘要](849) [HTML 全文](399) [PDF 2215KB](43)
34
2017, 36(5): 474-48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3010024
[摘要](1485) [HTML 全文](504) [PDF 2798KB](43)
35
2017, 36(5): 559-56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9040137
[摘要](1735) [HTML 全文](634) [PDF 10943KB](43)
36
2018, 37(1): 36-42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610260197
[摘要](1077) [HTML 全文](422) [PDF 2137KB](43)
37
2017, 36(6): 563-57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3240038
[摘要](1212) [HTML 全文](443) [PDF 19901KB](43)
38
2018, 37(2): 146-151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12010188
[摘要](852) [HTML 全文](371) [PDF 2581KB](42)
39
40
2018, 37(1): 56-6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4110051
[摘要](1095) [HTML 全文](394) [PDF 1122KB](41)
41
42
2017, 36(2): 117-12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2.004
[摘要](1482) [HTML 全文](524) [PDF 1950KB](37)
43
2017, 36(4): 396-404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608190123
[摘要](1209) [HTML 全文](430) [PDF 1060KB](37)
44
2017, 36(3): 231-238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609220143
[摘要](1081) [HTML 全文](458) [PDF 2598KB](37)
45
2017, 36(2): 124-129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2.005
[摘要](790) [HTML 全文](331) [PDF 1088KB](36)
46
2018, 37(3): 336-345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12140193
[摘要](644) [HTML 全文](240) [PDF 13047KB](34)
47
48
2017, 36(6): 633-640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5170082
[摘要](644) [HTML 全文](193) [PDF 2648KB](34)
49
2018, 37(4): 356-363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707290122
[摘要](564) [HTML 全文](217) [PDF 3942KB](34)
50
2017, 36(5): 551-558   doi: 10.15898/j.cnki.11-2131/td.201612290190
[摘要](2109) [HTML 全文](506) [PDF 5742KB](34)
更多
主管单位: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单位: 中国地质学会岩矿测试技术专业委员会国家地质实验测试中心

京ICP备05032737 号-2

版权所有: 《岩矿测试》编辑部
通讯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6号
工作邮箱: ykcs_zazhi@163.com
办公电话: 010-68999562